60% Malaysian voters suffered Stockholm syndrome

60% Malaysian voters suffered Stockholm syndrome

X-mirror 小李飞刀 – 大马有 60% 的人患有政治斯德哥尔摩心理症 Stockholm syndrome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Stockholm syndrome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心理学中的一种疾病,患有此症的人对于压迫残害自己的人不但不抗拒,反而会产生敬仰,欣赏或者依赖的情绪。

1973年,瑞典一家银行发生械劫案。劫匪劫持了两男一女做人质。警方在银行外包围,与绑匪谈判放人。事件僵持了许久,劫匪不时向外放空鎗,全市的人都很紧张。

拖了几天,绑匪把3个人质推出来,循警方指定的路逃走。警察追了上来,想救人质。但怪事发生了,3个人质掩护绑匪逃亡,大声叫匪徒逃命,其中一个女人质还挺身替匪徒挡鎗。 後来绑匪就擒。警方找来心理学家:3个人质为什么在最後的性命关头都帮匪徒逃命呢?

心理专家深入研究

结论是人性能承受的恐惧有一条脆弱的底线。当人遇上一个暴徒,随时可取他的命,人就会把生命权渐渐付託给这个暴徒。时间拖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呼一口气,都会觉得是暴徒对他的宽忍和慈悲。他的恐惧,会先转化为感激,然後变为一种崇拜,最後人质也下意识地以为兇徒的安全,就是自己的安全。

这种屈服於暴虐的弱点,就叫「斯德哥尔摩精神综合症 Stockholm syndrome」。什么样的人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据心理学者的研究,情感上会依赖他人且容易受感动的人,若遇到类似的状况,很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特徵

1。人质必须有真正感到暴徒(加害者)威胁到自己的存活。

2。在遭挟持过程中,人质必须体认出暴徒施小惠的举动。

3。除了绑匪的单一看法之外,人质必须与所有其他观点隔离(没有外界的讯息)。

4。人质必须相信,要脱逃是不可能的。

政治学上的应用

学者将此心理学症状应用於描述被独裁专制政体统治下的人民的心态。认为他们也满足以上所列的4种特征:

1。恐惧旧体制的崩溃会对自己带来危机
2。认为本身一直从旧体制得利获益
3。对世界的认识受到旧体制的局限(媒体受控制)
4。害怕改变现状,不相信改革能够成功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民是受到了执政者以旧体制的绑架,而形成了「政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大马人患有政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很熟悉吧?对了!其实我国就有不少过 60%的人民患有「政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在执政者长期的恐吓,威胁,压逼,使用恶法,语言暴力,扭曲真相,吹捧自己之下,人民对执政者产生了恐惧和害怕,敬畏和感激,崇拜和欣赏。或者有不满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他们不敢要求,也不敢做出改变,害怕执政者会对付和逼害他们。

他们会认为有一份工做,自身利益没有直接受损,可做点小生意,日子过得还不错,就是执政者对他们宽容和慈悲。只要执政者施点小恩小惠,他们就觉得是大恩大德,感动到涕泪俱下。

大马人民从小被政治宣传,教育制度,大众媒体洗脑,很多人的思想被毒害。这些人在心理上已经屈服,所以虽然知道某政治领袖贪污滥权,但是大选的时候,他们又把票投给同样的人。这就是患了政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体现。

你身边有没有政治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患者?请你帮助他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